陈念萱
佛見佛是佛,魔見魔是魔;看來看去,都著魔...
http://alicerun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活該女人不許進寺院

2015-08-19 19:40:35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我見人見 | 浏览 934675 次 | 评论 0 条

活該女人不許進寺院

生活教育歸誰管?

陳念萱撰文 for 「必須要說的話」

一個女人的經血,在寺院裡滴滴嗒嗒,像話嗎?

「你坐過飛機嗎?去過成都嗎?跟我回家好嗎?我帶你去看外面的世界,有很多好玩好吃的噢!」廚房裡,各自埋頭吃飯時,一位北京來的婦女,努力拉攏五歲的小喇嘛,有意無意地逗弄著,不斷地展示著自己的「實力」。小男孩略微抗拒而不失體面地答:「等我長大了再去,現在太小不能去。」婦人不死心地繼續挑逗:「跟我回去,我帶你去坐飛機。」小喇嘛掙扎地回復:「我長大了就會出去的,現在不去。」這算是母愛無邊,還是成人暴力?我想哭,想暴怒,想痛斥這女人,但,忍住了,為了維持自以為是的「教養」。事後,異常懊悔沒有出手拯救這被成人權勢欺壓的小男孩,任由他無力地抗拒仍無法逃脫這女人的語言箝制,無端被欺凌了一晚上。

當時,我是這麼想的,小男孩遲早會被挑逗被勾引,這樣的試煉不會停歇,只要寺院對外開放,即便是封鎖,也會有各種人性的試煉。然而,我仍難辭其咎,這女人言語溫婉,卻,其心可誅。無論她是有意無意,都該被痛罵一頓。

另外一個原因,是我剛罵過人,為另一件事。

難以想像,大部分千里迢迢到這寺院來參加盛會的人,除我之外,多半受過高等教育,甚至生活優渥,應該是出身良好的。願意不辭辛苦地在荒山裡,參與一場沒有實質收獲的心靈饗宴,該是多麼瀟灑的行為?卻極其可悲地,蹲廁裡,若非尿灑屎飛,便是血跡斑斑的月事經血。在三千七百米的海拔下,連續清洗三回後,我氣喘吁吁地生悶氣。

終於,我忍無可忍地開罵了:「這裡不是酒店,是寺廟,沒有誰活該要清理你自己都嫌棄的穢血。」當然,沒有人承認穢血的出處。我繼續怒斥:「你們的父母都不教的嗎?用過的衛生巾(台灣叫衛生棉)要捲起來包好再丟棄,怎麼可以這麼粗魯地亂扔,赤裸裸地讓別人看見你的穢血,你自己不噁心嗎?到處滴滴答答,拿桶水一沖,立即清理很容易,等乾透了,很難刷,不知道嗎?這裡進進出出這麼多男人,不會不好意思嗎?」總有人這麼喜歡暴露自己的隱私,是怎麼回事?

我幼年失怙,從小住宿在蔣宋美齡夫人創辦的學校長大,管理我們的老師非常嚴厲,即便是倒垃圾,也要乾淨整齊地倒,絕沒可能肆意妄為,這是最基本的生活教育,飲食起居的清潔衛生,人人自己動手清理,照顧自己的同時,也為整體社會謀福利,這是夫人的教育理念,如今,成為我的福氣。畢業後,才發現,外面的世界,不全然有這樣的教養。

結婚二十多年來,外子從未見過我的衛生巾,納悶地詢問:「怎麼垃圾桶這麼乾淨?」問得我納悶起來:「難道你喜歡髒兮兮的垃圾桶?」隱私,是彼此的尊重,不是嗎?

早期,藏區寺廟不許女人進出,只能在寺外拜會或提供物資的供養,尤其不許進入寺院大師們的私人居處,一來避嫌,二來,其實是被嫌「不淨」。這樣的規矩,如今已被漢人破壞殆盡。

我不知該抱怨早期寺廟對女人的歧視,還是該指責如今寺廟縱容女人的進出自如?誰能告訴我,生活教育歸誰管?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3
上一篇 << 在貴陽下廚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青田街一號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alicerun

2008/5/24 一縷幽魂莫探問,破曉前,直擾清夢... 望青天,虹霓難辨,卻道風雨來去蹤跡遍遍,無非隨意抹境仿秋雁 ... 25風之子續詞:几度春秋堪回眸,转瞬间,沧海桑田...细思量,何來是非,只把人情冷暖世态厌倦,任凭花开花謝把酒祭轩辕...

广而告之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