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念萱
佛見佛是佛,魔見魔是魔;看來看去,都著魔...
http://alicerun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危城面對邪惡的勇氣

2016-08-16 16:44:33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電影欣賞 | 浏览 4957 次 | 评论 0 条

危城 Call of Heroes

面對邪惡的勇氣

陳念萱撰文 for 魅麗雜誌電影人生

英文片名,呼叫英雄,是複數,非常有意思,簡直是中文片名的最佳註解。英雄只有一人不合理,無法拯救危城,必須一個又一個迭迭相加的運氣,才能完成救贖。

劇本寫得太好,通俗又痛快,不囉唆地滿足了正義感,同時穿插該有的幽默而不突兀。

當我發現編劇正是導演陳木勝時,既訝異又不意外,難怪他可以把原本尷尬的元素處理得這樣流暢,譬如讓鬍子拉渣的彭于晏對著大師兄說:「我武功沒你強,但是我帥。」明明是很緊張的場面,說出這麼幼稚的口白,卻並沒有違和感。且自己說自己帥說了這麼多次,雖然彭于晏的確長得帥,若非導演巧手,恐怕並不能把「帥」說得不讓人反感。

故事很簡單,軍閥時代養子不教出現的小魔頭,以殺人為樂,闖入近乎被遺棄的石頭城。當然,石頭城必須有個旗鼓相當的英雄,才能對抗出戲劇張力來,這個英雄不但武功高強,且必須有面對邪惡的勇氣,而這份邪惡不僅僅來自惡魔一人,真是讓人拍案驚奇。古天樂把神經質的殺人魔演出詭異而叫人毛骨悚然的魔性來,恐怕也該歸功一半給編劇。層層疊疊的魔性,來自正反雙方勢力,英雄,自然也無法獨自承擔拯救危亡的責任,擔負不起,必須來自四面八方,還有最後的後援,這一筆,寫得真好。

吳京與彭于晏這對師兄弟,亦是編劇的神來之筆。一段段追加的回憶,顯示站立敵我雙方的師兄弟,本已成陌路而勢不兩立,卻終究並非真正地對立,他們抗爭的始終是不同的價值觀,這裡面是立場問題,而非是非之辯。就像彭于晏邊打邊笑罵:「你去殺了王八蛋,我幫你殺了他爹,讓你取而代之,如何?」當然出身鏢局的大師兄,忠於事主的慣性難改,即便聽來實在合理亦不可能接受這樣的條件,才會讓彭于晏嬉笑地說出口來。

劉青雲飾演危城的當家事主,單單是站出來的樣子便已具備說服力。人世間的正義,並非一廂情願的是與非,生之貪慾,亦沒有是非。所以才有彭于晏這樣的浪蕩子,才有劉青雲這樣的肩膀,才有吳京攀附權勢的固執,然後才會有機會讓貪生怕死的大多數人滋養了古天樂的邪惡,這讓我想起了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的「平庸之惡」,也想起了南京大屠殺由少數的日本兵屠殺了多數的老百姓。

當眾人齊唰唰地跪下,要求劉青雲放走殺人魔古天樂之時,螢幕外的你很清楚,放走古天樂只會導致更大的殺戮,並不能拯救眾人,然而當局者迷,亦或是求生私慾惑亂人心,總之,那一幕,真讓人絕望,即便是你知道這只是故事。放與不放,有決定權的你,會怎麼做?陳木勝做為編劇,也演繹了幾個回合,堪稱天外飛來另一神筆。

做為英雄,只能赴死。智慧與武功,既無法拯救自己更無能解救眾人。除了喚來更多的英雄,還需要許多的運氣,最後還要有真正龐大的實力支援,才能讓故事圓滿。

最後,我不得不再讚賞編劇,導演三下兩下便賜死了貌美如花的白老師,無論是故事裡或故事外都具備女主角實力的江疏影,無論如何可以把故事進行到底,卻以一封信結束了自己的任務。古天樂把鎗塞進江疏影嘴裡的那一刻,我幾乎要拍案而立。江疏影的死,成就了彭于晏這樣的浪人,不尷尬地站上英雄舞台,妙筆啊!

好編劇與好導演是難得的組合,陳木勝一人便承擔了,任何人演這些角色都能到位,然而選對了角色,更輕鬆自如些。故事可以非常不合理,讓不合理順理成章便是真正的技術。這份帥,不是彭于晏長得帥便能算數,而是經過層疊算計後的劇情,才能成就一個帥。當然,武打片,動作利落是本錢,若沒有這些漂亮爽快的武打設計,以上都不能成立。

我從小愛看武打片。半世紀前沒有娛樂的年代,武俠小說與武打片,幾乎佔據了所有的娛樂市場,我不得不說,如今的觀眾太幸運,科技進步神速,讓我們今天享受的武打視覺快感,絕非往昔可比。

面對邪惡的勇氣,既來自清楚認知的智慧,更必須具備相當的實力,否則,高喊正義只顯得愚蠢而已。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夏天的記憶魔咒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熙攘之間後的黑白道台灣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alicerun

2008/5/24 一縷幽魂莫探問,破曉前,直擾清夢... 望青天,虹霓難辨,卻道風雨來去蹤跡遍遍,無非隨意抹境仿秋雁 ... 25風之子續詞:几度春秋堪回眸,转瞬间,沧海桑田...细思量,何來是非,只把人情冷暖世态厌倦,任凭花开花謝把酒祭轩辕...

广而告之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