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念萱
佛見佛是佛,魔見魔是魔;看來看去,都著魔...
http://alicerun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恆河邊後說空行 The illusionary play of Dakinis

2016-08-28 15:24:18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我的博文 | 浏览 4434 次 | 评论 0 条

楔子

為何繞著喜馬拉雅山區跑?

1985年臨界而立,我選擇了第一次離家出走,獨自搭乘飛機到香港再轉機去喜馬拉雅山腳,好奇地探訪未知。這並非我有超強的膽識,只是無知地想要證實許多無法置信的預言,即便事後證明,是真的又如何?這真不能改變我脆弱的人生,卻如論如何,學會了甘願。

若問我?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多無法置信的預言,即便事後證明,試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,三十年來在宗教世界裡學到什麼?我想,一句話便夠了:「不輕易下結論!」是的!我幾乎可以百分百告訴你,任何事都沒有結論,只要是看得見聞得到的,聞,耳朵加上鼻子,我們的五官不夠用,真的,我只發現這件事。

剛認識皈依師父時,他問我:「想要成佛嗎?」上午問一次,下午再問一次,晚飯後又問一次,一天當中連問三次,嚇得我直哆嗦,更不敢回答了。最終,被師父逼問:「為何不願意成佛?」而硬著頭皮反問:「什麼是成佛?」師父說:「除非已成佛,否則沒有人可以回答你這個問題。」那麼:「你可以回答我嗎?」師父竟然搖頭:「不能!因為我不是佛。」那我怎能回答你要不要成佛呢?

當然,多年多年多年以後,終於明白,師父並不需要我回答這問題,而,他已經走了,遠遠地走了。

我懊悔嗎?懊悔過,又不懊悔。別問我原因,你會有自己的原因。

關於空行母Dakini這個特殊的字眼,我也問過師父,那時年紀輕,聽到許多不堪入耳的流言蜚語,非常生氣,便愣頭愣腦地跑去問師父:「What is Dakini?」我幫人翻譯藏文法本時,才知道,原來清朝時的佛學經典早已有專用名詞:「明妃」,卻已然被許多漢人污名化為修行工具。於是,當代翻譯工作者便直接意譯為「空行母」,能自由自在於虛空中遊走的女人。當然,無論你怎麼翻譯,也無法阻擋人心猥褻的意圖。

如果你的目的不是成佛,無論你怎麼說自己是佛教徒,都是一派胡言。

若一心一意的目標是成佛,那麼,有沒有明妃,是否是空行或空行母,都只是「夢幻泡影」般的事過境遷,如若不然,你的麻煩大了。

女神,可以是神女。就這麼簡單,你愛怎麼想都行,污濁者自污而已,聖潔者,亦非一廂情願即可如願。

有些問題很簡單,卻必須用非常久的時間去思考,才衍生出比較清晰的面貌,卻往往是趨近於夢幻泡影罷了。譬如當年師父緩緩地告知:「空行母,可以是任何人,有些是天生的,有些是短暫現象,她可以是女神,卻也可能是從事賣淫的神女,她或許心地善良卻也可能是壞人。當時的時空需要什麼樣的空行,就會出現那樣的空行母,你永遠不會知道誰才是真正的空行母,除非進入同樣的時空,變成那樣的狀態。在那裡,沒有是非對錯,任運自然而成。」

另外一位師父,直接宣稱:「所有的女人都是空行母,在我眼中的世界都是淨土。」這一點,恐怕世上難有人真正做到,至少這境界只能問自己,無法檢視別人是否言行如一。做為一種標竿,這其實是非常好的訓練,就像師父問我:「想要成佛嗎?」異曲同工。人的心智,需要許多的「天問」與難以想像的「大哉問」來突破思想上的瓶頸。

就像龍樹菩薩從外道轉入成佛之道的過程,簡直是神話,叫人無法想像那是真實的世界。那麼,就只是看他遺留的著作,也夠震撼人心了。一千年前的文字,至今無人超越,不是空前,卻已絕後。

在龍樹菩薩荒唐無稽的生活歷程裡,無數的空行母,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。

「恆河邊」借用了耆那教與佛教兩位大雄之辯,接下來,半回憶半紀念性質地,再借用龍樹嬉笑怒罵的前半生,延續甯霏的黃金屋之夢,看看這幾度時空裡的夢境,是否有走出來的機會。

有人問:「接下來呢?」其實,創作中的我,也很期待,信不信,由你。臨界耳順,我早該不在乎的。

夜望星空,在無量無數裡,你可以選擇最明亮的一個,也可以「One for all,

all for one.」,我為人人,人人為我。這是什麼意思呢?回到師父說的:「空行母,可以是任何人。」

喜馬拉雅山脈,有許許多多的聖地,提供修行人閉關,也成就了許多人,因此氛圍特殊。至於你是否會被吸引,據說,這需要多生累積的緣分或者福報,包括你是否在乎。而我莫名進進出出30年,慢慢明白了那煙霧般的福報,其實很難得。這份難得,讓我願意在萌懂狀態下,翻閱極其難讀的經典,尤其是龍樹菩薩的「中論」,那簡直可以要人命。

然後,我知道,即便只是在那樣的環境裡發呆,都需要非常大的福報。你懂不懂,不關我的事,要問自己。

在那亂糟糟而貧窮至極的區域,尋找神聖,除了無法言說的「福報」,還能是什麼?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熙攘之間後的黑白道台灣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我與大藝術家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alicerun

2008/5/24 一縷幽魂莫探問,破曉前,直擾清夢... 望青天,虹霓難辨,卻道風雨來去蹤跡遍遍,無非隨意抹境仿秋雁 ... 25風之子續詞:几度春秋堪回眸,转瞬间,沧海桑田...细思量,何來是非,只把人情冷暖世态厌倦,任凭花开花謝把酒祭轩辕...

广而告之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